首页 修真小说 我左眼有妖气

正文卷 第104章 虎入羊群

我左眼有妖气 黑弦 5512 2021-11-24 20:44

  洛城南对器圣的恨意,来自他原本的宗门,大器宗。

  大器宗在云州上算不得一流,但也名声在外,以炼器手法高深而闻名。

  洛城南的身份,正是大器宗的少宗主。

  大器宗其实从很多年前便开始衰败,原因与熔城的崛起不无关联。

  熔城所在之地拥有着天下最好的地火资源,炼丹与炼器之道开始突飞猛进。

  熔城的繁盛,促使了大器宗此类专门以炼器立足的宗门逐渐没落。

  几年前,熔城的器圣与大器宗宗主比试了一场炼器,赌注是大器宗的镇宗之宝,三炎炉。

  那场比斗的结局不言而喻。

  大器宗宗主技不如人,输掉了宗门传承,不久也离开了人世。

  大器宗至此彻底没落,大猫小猫两三只,成了无人问津之地。

  以洛城南的筑基修为,想要重振宗门不知要何年何月。

  来天祈学宫,洛城南主要的目的并非求学,而是因为学宫里能接触到种类繁多的炼器材料,可以积累更多的炼器经验。

  毕竟家门就有正宗的炼器传承,当年的大器宗宗主在炼器上的名望可不浅。

  得知了洛城南的身世,云缺心生感概。

  一座宗门,一件重宝,就这么被人家以一次比斗就轻而易举的赢了去。

  果然修行界与北荒没什么区别。

  谁厉害,谁称王。

  谁厉害,谁就可以肆无忌惮。

  收回真玉盘,留下仿品玉盘让洛城南继续照这样仿制。

  之所要仿造出一万个玉盘,云缺是要广撒网,捞大鱼。

  马至远那家伙说的话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邪道上的至强人物,云缺可不认为对方会句句实话,往往真假参半听起来最能让人相信。

  玉牒钥匙应该是真的。

  但所谓的白虎观肯定是假的,白虎真人的宝藏在何处,云州那么大,云缺一个人去哪找。

  他时间本就急迫。

  一年多的时间必须冲进元婴,否则命都不保,哪有时间四处去找所谓的宝藏。

  既然自己没时间找,那就让别人来帮忙好了。

  炼制出足够的假玉盘后,再将白虎真人宝藏的消息散播出去,如此真假参半的消息,肯定有人会帮着寻找。

  找不到宝藏,只是耗费些不值钱的玉盘而已。

  真要找到了宝藏,别的玉盘打不开,只有云缺手里的真品玉牒才是真正的钥匙,到时候云缺大可大大方方的赶往宝藏去收获宝物。

  这一招投石问路,投的石头有点多。

  云缺估摸着应该会有些效果。

  至于最后有没有人在宝藏附近埋伏他这位真钥匙的主人,云缺丝毫不担心。

  正愁没人打自己主意呢,多几个送灵石的肯定欢迎啊。

  不过这份计划中有两个麻烦的地方。

  一是仿造玉盘的人越少越好,否则很容易传出去是假货,所以云缺才让洛城南一个人仿造。

  二是玉盘大量制成后,如何散发出去,总不能云缺一个人到处发玉盘,最好找些擅长忽悠的老油子。

  寻思着后续计划的云缺,在回到仙丹殿的大门口看到两个新来的学子。

  这二位年纪不小,能有二三十岁了。

  两个新学子站在仙丹殿的大门处,面朝大殿的方向,看着忙碌的学子们一个劲的傻乐。

  “大哥你瞅瞅,他们学得多认真啊,像不像几百只正在吃草的肥羊,傻兮兮的任人宰割。”

  “有句话叫羊入虎口,反过来怎么说来着。”

  “当然是虎入羊群啦,吸溜。”

  “口水咽下去,别让肥羊们发现端倪,咱们兄弟现在不是虎,是羊。”

  “知道了,我们是羊嘿嘿,咩咩,大哥你看我学得像不像。”

  两人抱着膀子肩头耸动,努力忍着不笑出声来,这时就听身后传来声音。

  “学得真像啊,我都想吃羊肉串了。”

  两人豁然一惊,回头看去,见个清秀少年站在身后,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

  “又见面了二位,欢迎来到天祈学宫,今后咱们就是同窗喽。”

  云缺很开心。

  他见到了老熟人,眼前的两人正是王府寿宴上打算血赚一笔结果血亏了的熔城双煞。

  姜大川和徐傲古。

  “是你!”

  双煞惊得蹦起多高,满脸的不可置信。

  “是我,镇北王世子,李云缺。”

  云缺笑得阳光灿烂,“先生快到了,二位进来吧,我帮你们找个好位置。”

  “哈,有劳世子了。”

  “原来世子也在学宫进学,以后要多多关照我们兄弟才是。”

  “那是当然了,这不就快学子会了嘛,到时候咱们一起啊。”

  “一定,一定。”

  忐忑不安的双煞坐定于大殿当中,心神不定。

  尤其徐傲古,吊着的膀子现在还没完全长好呢,一想起来还隐隐作痛。

  他有些懊悔。

  本以为天祈学宫里全是肥羊,没料到羊堆里早混进来头狼。

  今天的先生是陈洲骅。

  休息了两日,这位陈先生恢复了状态,在大殿里侃侃而谈,传授着炼化藤蔓类材料的经验,说到兴起处,随手取出一条两丈多长的绿藤。

  那绿藤颜色翠绿欲滴,散发着浓郁果香。

  最奇特的是会动,自己缓慢的缠绕,不多时将陈洲骅举着的胳膊和半个身子缠满。

  如同个绿草人的陈洲骅依旧绘声绘色的讲述着炼化这种蟒藤的关键,最后取出丹炉,亲自示范。

  这人虽然执拗了些,打死不教炼气境的学子。

  但真正传授起炼丹经验来非常严谨,堪称倾囊相赠,当得上名师二字。

  云缺听得很认真,课间也尝试炼制了些材料。

  他进步很快,对丹炉法器的掌控愈发娴熟。

  然而越对炼丹有所了解,云缺的心就越凉。

  炼丹最耗费时间与精力。

  不仅要大量的材料用来习练,还需要成年累月的经验积累,方可炼制出真正的灵丹。

  这还仅仅是普通灵丹。

  类似培元丹那等珍品,在筑基境的时候根本不用想,绝对炼不出来。

  再高的丹道天赋也做不到,至少要金丹程度的灵力才有机会成丹。

  自行炼制培元丹的打算彻底落空。

  云缺在失望之余,只能将获得培元丹的机会放在学子会上。

  今年学子会的奖励特别丰富,有小道消息传出,说今年仙丹殿奖励的培元丹足有三粒之多。

  半天的课程结束。

  云缺在去膳食大殿吃午饭的路上,被一个陌生的青年拦了下来。

  对方自称凌家的人,名叫凌人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yisos.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