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小说 从斩妖司开始召唤玩家

删档封测 第六十四章 去斩妖司

  符箓悬浮,邪道起舞。

  琴音竹指尖的灵光迸发,继而迅速隐没。

  她的指甲破裂开,流出暗沉色泽的污血,衣袖已经被血色染红。

  白骨道的袭击来的猝不及防,不论是她还是周禄塘都没有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不过,即便准备了,也难以地方白骨道的各种手段。

  虽是北域的末流魔门,但放在大炎境内,却也是足以撼动一府之地的庞然势力。

  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以魔门的传承,有太多办法能屏蔽感知,为自己争夺先手。

  琴音竹的灵力在迅速流逝,而且无法得到有效的补充。

  她的修为不高,年纪太轻,堪堪踏入七品后期,原本身为国子监巡察使,该走的是浩然正气的儒生之路,却受制于先天缺憾,不得不放弃浩然正气,转而走了道修。

  她走的道修,不以术法见长,也不需要打醮起法坛,不同于寻常道修,而是早已在历史中隐匿消亡的天机道宗,她以自己的本事,从历史长卷中还原出了这一道修体系的部分,试图补全天道修士中的一块拼图,事实上,她也几乎成功了大半。

  天机宗不擅长争斗,所以她也修行了神霄派的雷法。

  身为修行者,根本不需要忌讳太多,哪个好用就用哪个。

  雷法刚正,对付邪道最合适不过,可琴音竹修为不够,雷法出了二十道,指尖已是乌青色,灵力枯竭,连心血坏死,她无法从天地中攫取灵力,单靠自己修为硬撑,能出二十道的神霄雷法都算是蓝条充沛了。

  周禄塘是理学大家,却不是儒生,普通的读书人,没养出浩然正气。

  天下间儒生学子何止十万,能有浩然正气的也最多千人罢了。

  不过他曾经朝廷为官,大炎气数能庇佑他不受邪祟污秽之气侵害,但也仅此而已。

  琴音竹一对照,发现她几乎黔驴技穷,眼下具备战力的人,也只剩下飞车了。

  兀自咬牙,寻思着该怎么办……

  如果要死撑下去,至少也得将消息传出去,可这里已经被对方大阵锁死,如何传出消息?

  看来正面打是打不过了,只能想办法撤走。

  逃吧……

  在她心底做出决策的那一刻,枯冢坛坛主也有所察觉。

  “白骨道已经潜伏在了姑苏城之中,不论你逃去哪里,结果都是同样,不想让这座城市被焚毁,乖乖选择束手就擒,贫道未尝不能网开一面!”

  他低沉道:“我们要的,也不过只一人而已。”

  周禄塘怒极反笑:“吾乃周氏家主,读圣贤书数十载,岂会被你几句话就吓的跪地求饶,邪道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我呸!”

  一口老痰吐在地上,读书人讲究风度,气到吐口水,可见不屑至极。

  可这句话给琴音竹提了个醒。

  对方掌握这么多的画皮奴,来了一个白骨道士的坛主,未必没有其他的……

  白骨道一共五位坛主,经常守望相助,彼此扶持另一方的计划,且潜伏的非常深,难以寻出踪迹。

  姑苏城或许早已落入这些白骨道的手里,若是选错了地点,才脱离狼群又钻进虎穴,岂不是非死不可?

  去苏州府邸?

  不,不行,朝廷命官的性命不能当做儿戏,裴文甲的修为好像也十分普通。

  姑苏城内,似乎只有周家祖宅安全一些,好歹千年世家,周氏理应会有些高手供奉在。

  但如果有高手供奉,为什么周禄塘身边都没人保护?

  琴音竹思绪更加紊乱。

  “大人!”飞车手里挥动着马鞭,喝道:“时间不多了,速速做决定!”

  “我知道!”琴音竹咬牙。

  她又想到了军营之地,苏州府自有军旅之所,只要去了军方,找到守将,应该就安全了。

  但……她不熟悉姑苏,这里的守将和军营在哪更是完全不清楚。

  “大人!”飞车再喝。

  “别催了!”琴音竹一发狠:“不管了,随便走!”

  她单掌拍向地面,金色的光芒在大地上勾勒成型,倏然间,一股金光冲天而起。

  兵戈煞气从地而生、仙灵清气从天而来,两股气息都是白骨道布置的阵法所拦不住的。

  两股气息交织,落在的却不是琴音竹的身上,而是一旁的车夫‘飞车’的身体上。

  仙灵之气缠绕在飞车的躯壳上,化作金光璀璨的古代战甲,兵戈煞气在他手中化作凌厉的兵器。

  雷鸣般的声响轰然在院落中炸裂,仅仅只是余波一震,四方邪道修士尽数退散。

  枯坛主眼瞳一震:“请天兵?!”

  天兵神将,即天庭的兵马,这方世界本质上没有所谓的天界仙界之说,然而道家天宗之说中,详细的记载了请神的作法,这一作法和招来阴兵阴将十分相似,却又存在本质的不同,有没有关键的一缕仙家清气,差别巨大。

  天兵化身的飞车挥动手中兵刃,轻轻一个横扫,白骨道的弟子们都被扫倒了数十人,他投出的长矛直接轰在阵法上,金光灿然,裂痕浮现,整个大阵出现一道缺口。

  枯坛主双手死死扣住掌中瓷碗,倒扣的瓷碗上已见裂痕。

  “休想!”

  琴音竹见到裂痕已出现,喊道:“飞车,别玩了,快变!”

  天兵神将哪有那么好请,她几乎枯竭了全身的灵力,必然无法维持长久。

  飞车应声,金光暴涨,从一道人形,骤然化作一架造型奇特的青铜战车,青铜车身上绘制着有翼之兽,栩栩如生的兽首雕纹催促道。

  “快上车!”

  周禄塘和琴音竹即可踏上车架,飞车一声低喝,像极了续足马力的蒸汽火车,猛地喷出一道气息,以万分火急的气势撞向枯坛主。

  黄袍道士眼瞳收缩,他不敢以肉身承接这一撞,下意识松开手中瓷碗,朝着一旁闪躲开。

  可就是这一闪躲,导致布下的大阵无人维持,被飞车猛地冲撞在裂隙上,眨眼间便彻底摧崩。

  青铜战车撞碎了大阵的障壁,升空飞走,它两侧展开一层清气构筑而成的羽翼,在半空翱翔,短短十几秒就飞出了姑苏城。

  “追!”枯坛主目呲欲裂:“绝不能放过他们!”

  周禄塘抓着战车的护栏,心跳剧烈,他活了大半辈子,没感受过这种刺激。

  他低头看着下方的灯火:“这是要去哪里?”

  姑苏城都过了,这是不是飞过站了?

  琴音竹的话音有气无力。

  “如今的姑苏城哪里都不安全,我们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

  “我们……”

  “去斩妖司。”

  ……

  “基本情况我懂了,你不是妖,而是人,你本名岳不语,是被人变成了这副模样?”

  厨房里,白离正在烧水,火焰在炉灶里燃烧,热气滚滚。

  他坐在一旁,给磨刀石浇上水,正在耐心的磨着生锈的刀。

  笼子里的小白兔发出嘤嘤嘤的叫声。

  “我真的是人,你相信我。”

  “我信。”白离不假思索:“本官不会说谎。”

  “那你为什么要烧水!”小白兔颤颤巍巍的问。

  “因为我有些口渴。”

  “那你为什么要咽口水?”

  “因为我一天没吃,有点饿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磨刀啊!”

  “因为刀要磨利才好用啊。”

  小白兔抖个不停,嘤嘤嘤的哭泣起来,她看到那把越发明亮的厨刀,似乎是已经预见到自己被这把刀开膛剖肚剥皮去骨切肉腌味红烧闷煮的未来了。

  “别哭了。”白离看了看刀口:“马上就磨好,我会让你解脱。”

  兔子耳朵竖起来,撞着笼子:“你莫要吃我,莫要吃我……”

  白离:“?”

  这兔子是听不懂人话吗?难道她喜欢是被绑着的类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yisos.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