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小说 从治愈疯魔开始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又疯了

从治愈疯魔开始 我演桃花 5897 2021-11-24 20:44

  黑六被两汉子搀扶着落荒而逃,人群见没热闹可看也就逐渐散去。

  “多谢两位大人出手相救,江元感激不尽。”

  江元真诚实意地向宋长春和周子丹道谢,看向两人身后,奇怪道:“张大爷呢?”

  “什么张大爷?”宋长春也很奇怪,看向周子丹,周子丹摇摇头。

  江元皱起眉头:“不是张大爷请你们来救我的?”

  “不是,没见到这么个人。”周子丹道。

  江元满是不解:“那两位大人怎么会……”

  宋长春道:“我们来找你有事相求,恰巧遇到你逢难,自然出手相救。”

  “有事相求?”

  ……

  两刻钟前。

  北镇玄司冬月堂。

  周子丹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正想走进屋子,余光看到远处来人,赶紧迎上去。

  “头儿,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冬卫大人不是放你三天假吗?”

  宋长春道:“一些皮外伤不碍事,用不上三天。”

  他指的不碍事的皮外伤是被缠了一圈又一圈绷带的额头。

  周子丹记得昨天医师说过,幸亏宋长春是七品武夫磐石之固,不然依伤口的深度,换做常人早就死了。

  周子丹很不满宋长春满不在乎的态度,伸手拦住去路,软硬兼施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削开半个脑袋,冬卫大人让头儿歇息三天,头儿你一天不歇,这不是忤逆冬卫大人的命令吗。”

  宋长春淡淡道:“让开。”

  周子丹坚持着不动。

  宋长春瞥他一眼:“月俸照发,那碗馄饨钱不扣。”

  “头儿你怎么才来,你不在我完全成了无头苍蝇,昨天晚上就想去府上找你呢。”周子丹迅速让开身子,请宋长春先走。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冬月堂,一些同事听说了宋长春受伤,不少前来慰问,一一寒暄过后,宋长春坐到自己的办公桌。

  手指敲着桌子,问道:“我记得昨天在月落山后山,我本已经动了杀念,要去杀那计道人,突然耳边一阵嗡鸣,其余之后的事情就都不记得了,再睁开眼已经身在家中,中间发生了什么?”

  站在一旁的周子丹疑惑道:“头儿你不记得了?”

  宋长春看他一眼:“不要说废话,我已经说过我不记得。”

  “我只是有点惊讶,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头儿你居然全忘了。”周子丹摇着头,一副很感慨的样子。

  他的表情不禁让宋长春猜测自己是不是闯了什么祸,忙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头儿你也中了那计老道的奸计,变得和王夫人那般无二,见谁都是仇人,还提刀杀江元。”周子丹叹口气,从怀中摸出一张纸钱仍在桌上

  看到周子丹掏出纸钱宋长春便立刻脸色大变,听完他的话表情顿时僵住。

  什么?他杀了江元!

  虽然那小子说话气人了些,但怎么都不至死,是他拉着人家协同办案,又被自己杀了,定罪不定罪暂且别论,就是自己心中那关他也过不去。

  况且,江元有可能身怀治愈疯魔的方法,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甚至已经暗自定下手把手培养江元的想法。

  也就是说自己未来的徒弟被自己杀了?

  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也知道江元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自己想杀江元,根本没有失手的可能。

  这纸钱莫不就是烧给江元……

  宋长春手中紧攥着那片纸钱,痛惜悔恨之情溢于言表。

  周子丹道:“这纸钱就是计道人控制头儿心神的东西。”

  宋长春愣住,扬起手中握的褶皱的纸钱:“这不是烧给江元的?”

  周子丹被宋长春的话吓到:“江元又没死,干嘛烧纸钱给他,再说就算他真的死了,怎么也轮不到我来给他送钱。”

  “江元没死?”宋长春激动道,后又皱起眉头。

  他想杀江元的话,江元怎么可能有活的机会。

  周子丹道:“还好我用头儿你给我的通天镜唤来冬卫大人,关键时刻及时赶到,不然江元就成了头儿你刀下亡魂,头儿你把通天镜给我不就是为了让我叫增援吗?”

  宋长春反应片刻,冬卫大人的话,自己的确谁都杀不了。

  痛惜悔恨转为愤怒,握了握拳压抑怒火,忍住了敲打周子丹的冲动。

  一句话说完能死吗?

  想不明白当年他怎么会从一众银护中选择这小子带。

  察觉到手中纸钱中一丝微不可查的法力,问道:“这是符箓?”

  周子丹点点头:“找天工阁的人看过了,说是一种隐匿型的符箓,计道人事先将法力汇入到纸钱中,只要碰上就有被控制的可能,在冬卫大人杀死计道人后,符箓中的法力枯竭,中符之人便清醒过来,头儿你是,王员外夫人也是。”

  “经你提醒我才想起来,王夫人和玄清观里的那些人怎么处理的?”宋长春揉碎纸钱,问道。

  周子丹说出事情的处理结果:“他们杀了人,但又不是疯魔,便交于各自辖区的衙门了。”

  宋长春点点头,涉及不到玄异的案子,理应交给普通衙门。

  不过他注意到的是,王夫人等人是被计道人用符箓控制,果真如江元所说不是疯魔。

  他当时还怀疑江元来着,现在看来,江元对于疯魔实在有过人之处。

  宋长春急忙问:“既然江元没死,那他现在人呢?被你重新关进了诏狱?”

  周子丹摇摇头:“昨天下午我先是带头儿看医,又去处理王员外家的事情,没顾上他,让他先自行回家。”

  “回家了……”宋长春手指敲着桌子沉吟不语,半响后起身道:“走,去找冬卫大人。”

  ……

  宋长春和周子丹跟在身穿灰色披风的白心月后面。

  宋长春边走边说:“开始属下也不相信一只舞就能治愈魏越,直到亲眼所见。”

  白心月一路听着,脸上没有表情,没说相信也没说不信。

  但宋长春知道,其实冬卫大人愿意来诏狱就说明是相信他。

  周子丹上前打开诏狱大门。

  长靴踩踏在石砖上,发出哒哒声响,白心月率先走进诏狱。

  来到关押魏越的房间,宋长春指了指:“大人请看。”

  白心月看了一眼,便环抱住胳膊,表情有些清冷。

  宋长春正奇怪冬卫大人怎么没反应,这时周子丹捅了捅他的胳膊。

  宋长春疑惑地回头。

  “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

  蹲在角落里的魏越正抱着猪肉刻字正欢,丝毫没有清醒的意思。

  “这不可能啊!”说话的是周子丹。

  宋长春和白心月目光投向周子丹。

  周子丹急忙道:“属下昨天晚上来看魏越时,他还在跳舞,见到属下还在问属下因和原因把他关在诏狱,何时能放他出去,完全没有疯魔的迹象。”

  “你的意思是,魏越在你们面前不疯魔,我来时他就又疯魔?”白心月淡淡道。

  宋长春表情僵住,冬卫大人这话的意思就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和周子丹在诓骗她。

  急忙道:“子丹,快跳那支舞跳给魏越看。”

  “啊?”周子丹挠挠头,“我不会啊。”

  宋长春怒道:“你看了那么多遍还不会跳?”

  周子丹小声嘟囔:“头儿不也看了很多遍,自己怎么不跳。”

  声音虽小,但足够听清。

  白心月视线投向宋长春。

  宋长春脸上浮现尴尬之色,刚想开口说什么。

  白心月撩起披风,在狱卒休息的长椅上坐下,认真道。

  “我相信你们说的话,但你们需给我一个证明,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带他回来,亲自跳你们口中那支能够治愈疯魔的舞。”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yisos.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